最新消息:欢迎访问 小众声学 ,若有问题或建议请加小众声学官方微信号:audiodb。

加州旅馆

音频杂谈 小众声学 645浏览 0评论

老鹰乐队旷世之作–低音典范《加州旅馆》

ac4bd11373f0820299828f064afbfbedab641bf2.jpg

Eagles乐队简介
一直以来,我都深深的爱着他们,为他们优美的歌声,为那首“加州旅店”。虽然他们在摇滚史上的重要性被激烈地争论,但无可争辩的事实是,正是由于他们对乡村摇滚运动的拥护,才使得该运动成为了20世纪70年代最获商业成就的摇滚风格。就凭这一点来说,他们确实是那个时代最为辉煌的摇滚乐队。他们就是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乐队:EAGLES老鹰乐队。
若说Eagles是“美国最伟大的摇滚乐队”,一点也不为过。他们所推出的每一张唱片都得到金唱片以上的成绩,他们在世界各地销售了4亿多张唱片,并不断进行巡回演出,我们也可从这些专辑中发现,Eagles的乐风随着时间也有些变化,而这个改变与其间的人员变动有关。

 

老鹰合唱团前后共有七位团员,个个能演唱也都会作曲:

Don Henley(主唱、鼓、打击乐器)

Glenn Frey(主唱、吉他、键盘)

Joe Walsh(吉他、合成乐器)

Timothy B. Schmit(贝斯)

Bernie Leadon(吉他、曼陀铃、班卓琴)

Randy Meisner(贝斯)

Don Felder(吉他、键盘)

002adWefzy6HGN3zjeTdf&690

老鹰乐队1971年组建于美国加州质部,是一支把乡村音乐和摇滚乐结合起来的美国本土流行乐队。1971年8月出组建之初,他们走的是乡村摇滚路线,70年代中期,Joe Walsh加入了他们的行列之后,乐风以偏重纯摇滚了。事实也证明了Eagles在这段蜕变期立即获得音乐界的赏识,1975年他们以一曲“Lying Eyes”得到第一项格莱美奖,接着又在1978年分别以两首歌曲“New Kids In Town”、“Hotel California”得到了“最佳合声编曲奖”及“最佳小唱片奖”,接着的一张力作“Heartache Tonight”,又拿到了格莱美的“最佳摇滚乐队”奖。
乐队的每个成员都是实力派音乐人,演出时,有时是4个人轮流担任演唱,有时是弗里和莱顿两个吉他手轮番独唱,在紧凑密集的吉他声中贝司手梅斯纳和鼓手亨利稳定的节奏则配合得完美无缺。他们的演唱既有自然摇滚的粗犷,又不失乡村音乐的优雅。这种独特的风格深深打动了广大乐迷的心。

Eagles乐队是一支极具亲和力的乐队,走的是一条从“乡村摇滚”到“纯摇滚”的路线,曲调起伏不大,但显得极为顺畅,旋律相当优美,尤其是早期还经常使用一种班卓琴,极富乡村特色。

唐·亨利(DON HENLEY)是乐队的主唱和灵魂人物,来自德馑萨斯州,1947年出生。唐·亨利也是乐队的鼓手,这摇滚乐队中是极为少见的:主唱要么是吉他手,要么是贝司,而且一般也只是节奏吉他之类。另一主唱及键盘手是格伦·弗雷(GLENN FREY),他的声较亨利略显活跃,音调较高。格伦·弗雷与唐·亨利都属于乐队核心人物,从创建直到解散一直坚守自己的岗位,乐队的大部分词曲都出自于此二人之手。吉他手伯尼·利登(BERNIE LEADON)也是乐队的创始人之一,他尤其擅长班卓琴,乐队早期乡村摇滚风格与他的影响不无关系。不过1975年后利登离队,由乔·沃什(Joe Walsh) 接替,乐风便有所转向。乐队在这一年以一曲《Lying Eyes》获得葛莱美大奖。乐队贝司手由兰迪·麦斯纳(Randy Meisner)担任,他也是早期创建者,原先是加州乡村摇滚乐队“波科”(Poco)的元老之一。乐队另一吉他手唐·弗尔德(Don Felder)与一九七四年加入,使乐队实力大增。他娴熟的指法刚一出手,便成为乐队的主音吉他手,如在《加州旅店》、《我无法告诉你为什么》等曲目中都有上乘表现。

1971年7月唐·亨利、伯尼·利登、兰迪麦·斯纳、格伦·弗雷开始了实现他们梦想的征程。这群1947年、1948年出生的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一出手便令大众刮目相看,四个人都擅长写词谱曲,都擅长演唱,因此在1972年乐队首张单曲《Take It Easy》便遍扫全美,排行榜第12。同年推出的与乐队同名的专辑在“专辑销量榜”上排名第22。这一张专辑有着典型的乡村风格,是一张崇尚自然、歌颂自然的作品。吉他、班卓琴、滑弦琴相互交映,呈现出浓厚的乡村摇滚的气息。而在这张专辑的幕后有着一位日后鼎鼎大名的女歌手琳达·伦丝苔特(Linda Ronstadt)。这位女歌手不但在女性世界是独一无二的,而且在某些方面与男性歌手相比也毫不逊色。她的歌路几乎涉及所有的摇滚乐种:乡村、民谣、游行、爵士等等,如果有一天她玩起重金属,我想广大乐迷也不会惊奇,因为它有与生俱来的歌喉:唱抒情歌曲时哀怨柔情,唱摇滚时激昂如虹。

老鹰乐队在一片叫好声中推出了他们的第二张专辑《Desperado》,这是一张概念唱片。整张专辑大概讲述这样一个故事:1880年的美国西部,21岁的杜林·达顿(Dooling Dalton)由于误人歧途而触犯法律踏上吉凶未卜的征程。1974年由于唐·弗尔德的加入,以及唱片制作人的更替,乐队的风格有些偏重于摇滚,这一年推出的第三张专辑《边缘》(On The Border)既体现出此特点。同年的夏季,老鹰乐队单曲《Best Of My Love》荣登排行榜冠军之位。

在1974年,“老鹰”乐队接连参加了几个大规模的演出,尤其是四月在乐队的发祥地加州举办的“加州摇滚会串”艺术节上,在近二十万观众注目下,乐队树立起一个崭新的形象,成为西海岸音乐的主力军。此时的老鹰乐队已完成了由早期的乡村摇滚向摇滚音乐的蜕变过程。

1975年乐队推出的第四张专辑《这些夜晚之一》(One Of These Nights)荣登排行榜冠军。唐·弗尔德在此专辑里有出色的表现,尤其是那首标题曲。在该曲中,唐·亨利的鼓颇有加重的趋势,而唐·弗尔德的吉他更带有炫技的色彩,在乐曲两分多钟时的一段吉他过门中充分体现出来。在这张专辑里与一首旋律极其流畅的中板歌曲《说谎的眼睛》于一九七五年获得葛莱美最佳流行歌曲奖。

1976年乐队的一张精选唱片还 未发行便有了100万张的订单。乐队的元老伯尼·利登于1975年离队后,乔·沃什加入,这样乐队风格更接近纯摇滚。

1976年是老鹰乐队最为辉煌的一年,年底乐队推出的第五张专辑《加州旅店》莆一问世便赢得了一片叫好声,这张专辑被誉为七十年代美国最重要的专辑。在这张专辑里老鹰以一种极为颓废暧昧的方式反映了70年代美国那种世风日下,混沌与散漫的社会风气。在这首标题歌曲中,唐·弗尔德和乔·沃什运用娴熟的吉他技巧,搭配出双吉他的神奇效果,而唐·亨利的嗓音显得异常嘶哑。歌词本身也很玄妙,充斥着一种超现实的意境,更似一个人的梦中呓语。大意是说走了很长很长路的旅客在落日时分见到了这加州旅店,而这旅店十分热情地接待所有客人,只是这里有进无出,你在任何时间都可以去结帐,但你却出不了门。

在现场十五万名观众经久不息的口哨和掌声中,Don Henley逐个握着观众的手表达着谢意,而Joe Walsh和Don Felder早已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两个男人都已是热泪盈眶。同名单曲中Don Henley的嗓音一如既往沙哑深沉,讲述了一段缥缈诡秘的故事,但最令大家感到惊奇的还是Joe Walsh和Don Felder神妙的双吉他合作,

在这张专辑里的另一曲子《New Kid In Town》双双登上1977年葛莱美最佳录音奖和最佳声乐改编奖。

老鹰乐队吉他手Don Felder和Joe Walsh在其中演绎吉他双solo,时至今日仍感染和影响着无数摇滚乐迷和吉他手。每次欣赏老鹰乐队演出现场时,当“ Hotel California”的前奏响起,人们除了陶醉在优美的吉他和弦之中,同时也目光会被乐队吉他手Don Felder手中的那把造型独特Gibson双琴颈吉他所吸引。今天我们就来为大家介绍介绍这Don Felder “Hotel California” EDS-1275吉他

0

为了在现场演出中带来最完美的音色,Don Felder从一开始就选择了使用Gibson EDS-1275 双琴颈吉他来演奏这首歌。在演奏前奏时使用12弦的琴颈,而在下面的6弦琴颈则用来与Joe Walsh一起演奏那段史诗般的solo。这款双琴颈吉他算得上是摇滚乐中最为标新立异的吉他款式了,它是美国吉他巨头Gibson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其著名的SG型号吉他的基础上改造而成。1977年,Gibson的 Custom Shop为老鹰乐队(The Eagles)吉他手Don Felder量身打造了“Hotel California” EDS-1275吉他。

这款琴选用了桃花心木作为琴身,同时增强琴颈的结实程度,两个琴颈都是用了三片枫木打造而成。琴身与琴颈采用插接的连接方式,由于双琴颈的结构,所以为了更加稳固,琴颈插入琴体的深度也要比标准的SG型吉他更深。

23

能够将Felder风格的音色展现得淋漓尽致的,是吉他上那四块Gibson Burstucker双线圈拾音器(每个琴颈上两块),并且6弦琴颈上的拾音器去掉了上面的封盖。无论是琴颈拾音器所发出的厚实、温暖、略带沙哑的声音,到发出歌唱般的、犀利声音的琴桥拾音器,这组拾音器配置提供了全面的音色——从哭泣到咆哮——这就是这个“双头怪”所能带给你的。

14

 

这款琴的电路也是按照Felder的要求进行了专门设计,包括了增加了一个输出端口替代了原有的琴桥拾音器控制旋钮,以便让12弦琴颈能够单独输出,以制造出Felder标志性的“Hotel California”音色。在外观方面,复古的乳白色漆面,两根玫瑰木琴颈上的平行四边形品记,以及简约的琴头装饰,无不散发着一股既古朴又华丽的气息。

历史性的一刻,14年后,两把吉他又如此熟悉如此亲切的奏起了同一个段落,一个清亮,一个洁净,一个外扩,一个内敛,一个多变丰富,一个深沉稳重。但在这一刻,带给我们的只有那无尽的回忆和遐想。

 

《加州旅店》可以说是老鹰乐队在最佳状态最佳组合时完成的旷世杰作。专辑混乱而低调内容使他成为70年代社会问题的代表作,销量在一千五百万张以上。

从此吉他SOLO历史榜单第一位就一直成为其他曲目的觊觎之物

《CD圣经》对该碟的高度评价:飞鹰美国五人乐队七十年代红极一时,他们快歌够劲,劲到爆炸,慢歌够抒情,听极不厌,演出乐器功力深厚,而且节奏感强烈。他们的录音注重声音质素,其中一曲脍炙人口的《HOTEL California》(《加州酒店》)更是经典中的经典,歌声的质感,吉它的音色,鼓声的沉重力感,加上千万人呼叫的现场感,令此曲成为历来最能考验音场、音色、高低频伸延度与动态冲击力的现场录音。

0

1 Get Over It – 3:31
2 Love Will Keep Us Alive – 4:03
3 The Girl from Yesterday – 3:23
4 Learn to Be Still – 4:28
5 Tequila Sunrise – 3:28
6 Hotel California – 7:12
7 Wasted Time – 5:19
8 Pretty Maids All in a Row – 4:26
9 I Can’t Tell You Why – 5:11
10 New York Minute – 6:37
11 The Last Resort – 7:24
12 Take It Easy – 4:36
13 In the City – 4:07
14 Life in the Fast Lane – 6:01
15 Desperado – 4:15

加州旅馆的歌词翻出来后,发觉尽管这首歌曾经听了无数遍,它的歌词并不是那么好理解的。即使在整个网络中,加州旅馆到底指的是什么,是实物还是象征?这个问题在老鹰迷中也还是没有定论的。

先让我们听一听这歌,看一看歌词吧(视频为老鹰乐队2005年墨尔本告别演唱会)

请WIFI观看,土豪随意!

墨尔本告别版

1977现场版


1994不插电版


Hotel California (The Eagles)

On a dark desert highway,cool wind in my hair

Warm smell of colitas,rising up through the air

Up ahead in the distance, I saw a shimmering light

My head grew heavy and my sight grew dim

I had to stop for the night

 

There she stood in the doorway;

I heard the mission bell

And I was thinking to myself,

‘This could be Heaven or this could be Hell’

Then she lit up a candle and she showed me the way

There were voices down the corridor,

I thought I heard them say…

 

Welcome to the Hotel California

Such a lovely place

Such a lovely face

Plenty of room at the Hotel California

Any time of year, you can find it here

 

Her mind is Tiffany-twisted, she got the Mercedes bends

She got a lot of pretty, pretty boys, that she calls friends

How they dance in the courtyard, sweet summer sweat.

Some dance to remember, some dance to forget

 

So I called up the Captain,

‘Please bring me my wine’

He said, ‘We haven’t had that spirit here since nineteen sixty nine’

And still those voices are calling from far away,

Wake you up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Just to hear them say…

 

Welcome to the Hotel California

Such a lovely place

Such a lovely face

They livin’ it up at the Hotel California

What a nice surprise, bring your alibis

 

Mirrors on the ceiling,

The pink champagne on ice

And she said ‘We are all just prisoners here, of our own device’

And in the master’s chambers,

They gathered for the feast

They stab it with their steely knives,

But they just can’t kill the beast

 

Last thing I remember, I was

Running for the door

I had to find the passage back

To the place I was before

‘Relax,’ said the night man,

We are programmed to receive.

You can checkout any time you like

but you can never leave!

 

下面是网络中找到的中文译文:

在黑暗荒凉的高速公路上

冷风吹着我的头发

浓烈的烤烟味道

散发在空气中

抬头向远处眺望

我看到一点微弱的灯火

我的头越来越沉重,视线慢慢变的模糊

我必须停下来过夜了

 

她站在门口那里

我听到了教堂的钟声

我告诉自己

这里可能是天堂也可能是地狱

然后她点燃蜡烛给我带路

走廊深处传来说话声

我好像听到他们说……

欢迎来加州旅馆

多么可爱的地方

多么可爱的面容

这里有许多的房间

任何时候

你都能找到它

 

她的心像打结的纱

她拥有默西迪斯奔驰车

她拥有很多漂亮的男孩

她说是她的朋友们

他们在院子里跳舞

夏日大汗淋漓

有些让人回忆,有些已经忘记

我吩咐领班

请给我一些酒

他却说

我们从1969年以后就没有烈酒了

 

那些说话声仍然从远处传来

在深夜把你吵醒

模糊地听到他们说……

 

欢迎来加州旅店

多么可爱的地方

多么可爱的面容

他们在这里享受人生

让人多么惊奇

带给你的堕落的托辞

 

天花板上镶嵌着镜子

香槟酒在冰中

她说

我们只不过是把自己囚禁在这里

与世隔绝

在主人的卧室

他们正在聚餐

他们用钢刀切着

但他们却杀不掉野兽

 

我记得最后

我向门口跑去

但是我必须

找到我来时的路

别紧张,守夜的人说

我们只是按照程序接待

你任何时候都可以结帐

但你永远也无法离开

 

你或许已经发现了,有些中文的译文并不准确,我将译文列在这里,正是想讲讲其中一些失误的地方,有的是明显的理解错误,而有的地方则确实是原文太晦涩了。

 

〉On a dark desert highway,cool wind in my hair

〉在漆黑荒凉的高速公路上 凉风吹散了我的头发

desert:同时有荒凉无人地和沙漠的两个意思,在这里应该直接译成沙漠更恰当。这首歌讲的是发生在南加州的故事,沙漠是南加州的风景特点之一。

可译为:

黑夜沙漠的公路上  凉风掠入我的头发

 

〉Warm smell of colitas,rising up through the air

〉浓烈的烤烟味道  散发在空气中

colitas:被译为烤烟,我不知道译者从哪里得到这个解释的,却可算是错打错着了。这个词在英文字典中没有解释,因为这不是一个英文词。这是一个西班牙语,南加州与墨西哥近邻,所以西班牙语常混杂在口语中。cola在西班牙语中指尾巴(tail),colitas是复数名词,意思是小尾巴们(little tails)。在1970年代,大麻的苞蕾被戏称为小尾巴,所以在这里colitas应该是隐指大麻的。大麻称作烤烟也可算是一个戏称。

可译为:

烤烟的温暖气息, 在空气中散发。

 

〉Up ahead in the distance, I saw a shimmering light

〉My head grew heavy and my sight grew dim

〉I had to stop for the night

〉抬头向远处眺望 我看到一点微弱的灯火

〉我的头越来越沉重,视线慢慢变的模糊

〉我必须停下来过夜了

 

head grew heavy 是疲累的状态,同时也是吸食大麻会出现的一个现象。

可译为:

前面的远处 我见到一丝灯光

我的头混沉视线迷糊

我得过夜在这地方

 

〉There she stood in the doorway;

〉I heard the mission bell

〉And I was thinking to myself,

〉’This could be Heaven or this could be Hell’

〉Then she lit up a candle and she showed me the way

〉There were voices down the corridor,

〉I thought I heard them say…

〉她站在门口那里

〉我听到了教堂的钟声

〉我告诉自己

〉这里可能是天堂也可能是地狱

〉然后她点燃蜡烛给我带路

〉走廊深处传来说话声

〉我好像听到他们说……

可译为:

正是她站在门旁

远处教堂的钟响

我心下告诉自己

这会是地狱或者天堂

然后她点燃蜡烛,引着我前行

走廊深处传来声响

我好象听到他们在讲

 

〉Wel cometo the Hotel California

〉Such a lovely place

〉Such a lovely face

〉Plenty of room at the Hotel California

〉Any time of year, you can find it here

〉欢迎来加州旅馆

〉多么可爱的地方

〉多么可爱的面容

〉这里有许多的房间

〉任何时候

〉你都能找到它

可译为:

欢迎来到加州旅馆

一个可爱的地点

一张美丽的容颜

永远迎客的加州旅馆

一年中的每一天

随时都有空房间

 

〉Her mind is Tiffany-twisted, she got the Mercedes bends

〉Shegot a lot of pretty, pretty boys, that she calls friends

〉Howthey dance in the courtyard, sweet summer sweat.

〉Somedance to remember, some dance to forget

〉她的心像打结的纱

〉她拥有默西迪斯奔驰车

〉她拥有很多漂亮的男孩

〉她说是她的朋友们

〉他们在院子里跳舞

〉夏日大汗淋漓

〉有些让人回忆,有些已经忘记

 

薄凉纱虽然是tiffany的字典翻译,其实在这里并不应该这样翻译。Tiffany用作大写,是做专用名词用,这是很出名的法国艺术品。它有两种含义,一是Tiffany珠宝,香港翻译成第凡尼,其在全球都是收集的热品;另一种含义是Tiffany的玻璃艺术品,这已经发展成为玻璃品的一种流派。这个词两个意思的来源是两个名为Tiffany的法国人。在这里,Tiffany应该是取玻璃制品的意思。通过烈火熔化后的玻璃边吹边转动,冷却后自然留下的旋转的痕迹。作词者明显在这一句进行wordplay(玩弄字词),因为下面的墨西迪奔驰,并不是用原来的商标Mercedes Benz,将Benz改成bends,正是为了twist和bend都有弯曲之意,这很类似中文中对仗互偶的文字游戏。

Some dance to remember,这里也译错了。some在这里不是作为限定词来修饰dance。dance在这里是动词,而some是代词,作主语。所以这句应该是“有些人跳舞是为了去记住。”

可译为:

她心如玻璃丝扭曲,她有墨西迪奔驰

她有许多朋友,都是漂漂亮亮男孩子

他们在后院起舞,甜蜜夏日的汗珠

有人翩翩求忘记,有人翩翩求记住

 

〉So I called up the Captain,

〉’Please bring me my wine’

〉He said, ‘We haven’t had that spirit here since nineteen sixty nine’

〉And still those voices are calling from far away,

〉Wake you up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Just to hear them say…

〉我吩咐领班

〉请给我一些酒

〉他却说 我们从1969年以后就没有烈酒了

〉那些说话声仍然从远处传来

〉在深夜把你吵醒

〉模糊地听到他们说……

 

spirit,是指高酒精度的烈酒。

可译为:

我叫过来领班

“给我来点好酒。”

他说,我们再无供应自从一九六九。

 

遥远处依然传来那些声响

在深夜将你唤醒

听见他们在讲

 

〉Welcome to the Hotel California

〉Such a lovely place

〉Such a lovely face

〉They livin’ it up at the Hotel California

〉What a nice surprise, bring your alibis

〉欢迎来加州旅馆

〉多么可爱的地方

〉多么可爱的面容

〉他们在这里享受人生

〉让人多么惊奇

〉带给你的堕落的托辞

可译为:

欢迎来到加州旅馆

一个可爱的地点

一张漂亮的容颜

人人快乐在加州旅馆

这样美丽的惊喜

正是快来的借机

〉Mirror son the ceiling,

〉The pink champagne on ice

〉And she said ‘We are all just prisoners here, of our own device’

〉And in the master’s chambers,

〉They gathered for the feast

〉They stab it with their steely knives,

〉But they just can’t kill the beast

〉天花板上镶嵌着镜子

〉香槟酒在冰中

〉她说 我们只不过是把自己囚禁在这里

〉与世隔绝

〉在主人的卧室

〉他们正在聚餐

〉他们用钢刀切着

〉但他们却杀不掉野兽

可译为:

“镜子在天花顶,粉红香槟浸在冰块上,”这是好莱坞中糜烂与色情的代表镜头。of one’s own device: of one’s own wish(某人自己的愿望的意思。) 后面几句则是好莱圬的恐怖片中邪教的常见场面:在一个大的房间里面,人们在举行狂欢的仪式,许多人都用刀来刺杀代表恶魔的野兽。

镜子嵌在天花板上,

粉红香槟浸在冰块,

她却说,我们在这里都是囚犯,

为自己欲望负债。

在主厅大房间内

人们举起狂欢之火

他们用钢刀挥刺着

却杀不死心中恶魔

 

〉Last thing I remember, I was

〉Running for the door

〉I had to find the passage back

〉To the place I was before

〉’Relax,’said the night man,

〉We are programmed to receive.

〉You can checkout any time you like,

〉but you can never leave!

〉我记得最后

〉我向门口跑去

〉但是我必须

〉找到我来时的路

〉别紧张,守夜的人说

〉我们只是按照程序接待

〉你任何时候都可以结帐

〉但你永远也无法离开

 

We are programmed to receive,应该是指我们天生容易屈服于(欲望)之意。

可译为:

我最后只记得,我在

拼命奔向大门口

我必须找到回路再

照原来的步子走。

放松点吧,看门人说。

我们天生受诱惑

你可以随时结束

却永远无法摆脱

 

加州旅馆到底是指什么?它在哪里?

有的人认为歌曲中的加州旅馆是确实存在的,而这之中还有旅馆、戒毒所、精神病院三种说法。

认为确实存在这个旅馆的人,在南加州的托多斯桑托斯(Todos Santos )这个小镇算是找到他们需要的一切。小镇在南加州高速公路的沙漠旁边,在小镇内有一座类似唱片封面的旅馆,在旅馆的不远处是会半夜传来钟声的教堂,而这旅馆在以前正是有暗地的色情交易。

旅馆的主人号称这正是歌曲中的“加州旅馆”,不过小镇历史上,旅馆的改名是在歌曲已经流行后的1980年代才发生的。在1990年代后期,数篇报章开始登载这个正宗“加州旅馆”的故事,最后终于引来了歌曲创作者Don Henley在2000年的正式否认:老鹰乐队的成员从未到过此地。

歌曲本身的数次对毒品的暗示,是加州旅馆原是戒毒所说法的来源。按此说法:加州旅馆是在南加州公路旁的一个自愿戒毒院,老鹰队员曾经吸毒与入院的经历是歌词的创作来源。

歌词在一开始colitas的暗示,头感到发重是吸大麻烟的特征。“lit up a candle”是一个吸毒的常用语,在后院跳舞更是吸毒后失控发作的一个现象。

这种自愿戒毒院是主要为中产阶层开的,介于疗养院与戒毒所之间,而淫乱现象更是1970年代中产阶层放荡后的一种常态。毒品的瘾性使得你可以在某段时间痊愈而离开戒毒院,不过却永远无法摆脱那重蹈旧轨的阴影,这正是“你可以一时结账,却永远无法离开”的写照。

歌词的诡异可能是精神病院说法的来源。歌词中与之相关联的暗示有:不断有远处声音的幻听想象;天堂和地狱指精神病人中某些如恶魔的邪恶人性和如天使纯洁无知觉;在后院里病人如着魔般的跳舞;头脑思想扭曲正是精神病的直语;自己思想的囚犯也是暗语;想杀死恶魔却总杀不死的精神病幻觉。当然精神病也和毒品一样,你可以觉得你暂时是正常了,却无法保证将来是正常的,永远无法离开那阴影。

1970年代曾经是电影界恐怖片流行的时候,而这歌词正勾出这样的故事框架。边远沙漠大路上的孤独一人,大门前掌烛的丽人,酒吧的神秘领班,后院的召魔舞蹈,意图杀死却总杀不死的恶魔,即使结束却总有人来在背后提醒还有续集的结尾。这些种种,使得歌词有一种鬼影森森的感觉,而在恐怖片中,精神病院更常是主要的背景场所了。

相对于实地去寻找,加州旅馆是虚指的象征显然更加有说服力。但是这象征是何所指呢?这也至少有音乐界、洛杉矶生活、美国社会三种说法。

1960年代是美国音乐界的自由创作时期,摇滚乐的流行成为60年代自由与反叛思想的象征,然而其盛况也带来了商人无限贪婪的眼光。吸毒和淫乱几乎成了每个摇滚手在70年代走的同一条堕落之路,金钱与享乐成为了摇滚音乐在70年代的新形像。

同为音乐人的老鹰乐团看到这样的事实,却无能为力。乐手们已经将这种沉迷的生活看成了是音乐界的常态,摇滚乐手们身边总充满了漂亮的面孔与漂亮的地点。对于外界的质疑,他们总是自我原谅:放轻松点吧,我们是天生易于被诱惑。音乐界已经无法杀死金钱的这个心魔,即使某些个人可以暂时结束,却永远无法摆脱。

1969年的伍德斯多克(woodstock),被视为摇滚的颠峰聚会。spirit同时有精神之意,歌词暗示在伍德斯多克之后,无论看起来多美丽,摇滚的精神已经不再存在了。

认为这首歌象征美国社会的人则这样来理解1969:1969是60年代最后一年,说自1969就再没有那样的精神了,是指美国60年代的自由、和平、平等的精神。

美国一进入70年代,就遭遇到了中东石油危机、越战的战败、尼克松的水门事件等。就在一夜间,美国的精神面貌就从奋斗的青年们变成了庸俗与颓废的中年了。

洛杉矶之说是老鹰乐队自己在人们无数次追问后的一个回答,虽然说歌曲就如同小说一样,离开了作者后要由听者来解释,堂·亨莱(Don Henley)是这样解说的:“我们是一群来自中西部州中产阶层背景的年轻人,加州旅馆是我们对洛杉矶的上流社会的理解。它可看做是对总是追求奢淫生活的美国的一个象征,而不仅仅是关于加州和毕利华山区。”(毕利华山区是洛杉矶的一个最富人区,好莱坞的影星歌星的居处)

(“We were all middle-class kids from the Midwest,” Henley said of the Eagles. “’HotelCalifornia’ was our interpretation of the high life in Los Angeles. It wasmeant to be a metaphor for the United States, for the excesses this country hasalways been known for. It wasn’t meant to be just about California or BeverlyHills.”)

《加州旅馆》自面世开始,立即就引来很多的质疑与批评。尽管谁也不敢夸口说自己的理解是正解版本,但歌词中明显的吸毒、性乱、邪教等暗示还是引起道德卫士的不满,并且在美国数州受到宗教团体的杯葛。不过,《加州旅馆》歌曲中那成经典的吉他旋律、诡异莫名的歌词内容、感人心弦的悲世情怀,使得这首《加州旅馆》神秘永远,成为最爱。

 

加州旅馆里有多少种乐器?

常用来测试音箱系统的版本里有:
主场一个,兼摇沙棰;
十二弦民谣吉他一把,弹和弦背景;
六弦古典吉他两把,弹solo和soli;
贝司一把,兼和声;
打击乐:bango鼓和congas鼓

开始,主音吉他缓慢而伤感,当年的一幕缓缓拉开,吉他声逐渐变得急促,那个故事是如此迫切地牵动着他的记忆,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故事呢?在期待中,架子鼓开始有节奏而沉稳地敲打着,仿佛在平静主人的心绪。酝酿好了情绪,主音吉他在架子鼓上轻柔、随意地弹奏,仿佛在等待着什么。在它不急不忙的牵引下,节奏吉他有预谋地象潮水一样层层叠叠涌了出来,美丽的女郎登场了,她的美淹没了一切,主音吉他也消失了,只有节奏吉他在不断地涌现着吞噬着,我差点醉死在这美妙的旋律中。故事还没有开始,听众已沸腾了。高潮过后,节奏吉他隐到背后,主音吉他重新出现,它深沉有力地弹奏着,仿佛男主人公伤感沉重的情绪,酝酿已久的故事终于开始了,主人公用他苍凉的嗓音在节奏吉他柔美的旋律中,开始讲起了关于加洲旅馆的故事

……

故事结束了,记忆还在继续。主人公的心还沉浸在这个曾发生过的故事中,难以自拔。主音吉他不安分地弹奏着,节奏吉他仍是柔美地诱惑着,挣扎与妥协、激动与沉静,两把吉他交揉在一起,美妙的旋律让人几乎沸腾。这并不是一个美丽的故事,它很无奈和苍凉,他试图摆脱这个记忆,但它却如此地让他陶醉,难以割舍。然而梦总是要醒来的。于是期待着再一次的倾听,再一次的回忆。

加州旅馆主要听开始的掌声口哨声,以及主音吉他跟伴音吉他的左右定位,还有低音鼓的低音效果,贝斯的低音区,沙锤的左右定位,以及歌手的沙哑声线的表现上,可以说是试音里面高中低音三个频段以及完美还原各种乐器和乐器定位的极品之作。

《加州旅馆》前奏首先以木吉他开始,舞台下面两端的观众的鼓掌声、欢呼声、口哨声在每小段的间歇夹杂响起,手鼓和沙锤的加入使得木吉他的演奏更加丰富。手鼓的鼓声依然十分扎实,下潜十分到位,清脆的木吉他让现场观众的欢呼声越来越盛,歌手略带沙哑的声音显得极具磁性。

加州旅馆,左声道有轻微的咳嗽声(1分57秒)吗?

这首音乐主要测试的是声场表现,在开场20秒后掌声还是响起,这个时候可以感觉一下自己是否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在1分20秒的时候,音乐声、掌声、欢呼声同时响起,是个不错的测试声场表现的地方,大家可以在这个点详细听听。

沙锤

沙锤是摇奏体鸣乐器,亦称沙球。起源于南美印第安人的节奏性打击乐器。传统沙槌用一个球形干葫芦,内装一些干硬的种子粒或碎石子,以葫芦原有细长颈部为柄,摇动时硬粒撞击葫芦壁发声。也有木制、陶制、藤编和塑料制等形状类似的沙槌,内装珠子、铅丸等物。通常双手各持一只摇。

吉他谱

0

转载请注明:小众声学 » 加州旅馆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